<small id="c60ab"><th id="c60ab"></th></small>

    <ins id="c60ab"></ins>

    <menuitem id="c60ab"><video id="c60ab"></video></menuitem><ruby id="c60ab"><option id="c60ab"></option></ruby>
  1. <ins id="c60ab"><acronym id="c60ab"></acronym></ins>
    <output id="c60ab"><nobr id="c60ab"></nobr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c60ab"></code>
    <ins id="c60ab"><video id="c60ab"></video></ins><ins id="c60ab"></ins>
      <ins id="c60ab"><option id="c60ab"></option></ins>

          91精品午夜在线看桃花岛,综合欧美精品视频专区,亚洲午夜精品视频,精品日韩黄色网站

          位置導航:首頁(yè) >> 遺體和人體器官捐獻 >> 正文
          浙江寧波象山一對老夫婦先后捐獻遺體角膜

          他們的愛(ài)心與天地共存

          時(shí)間:2024-06-14

          母親節前夕,浙江寧波象山三中退休教師徐成英收到了象山縣紅十字會(huì )送來(lái)的母親黃杏蘭的遺體捐獻證書(shū)。

          4月底,96歲的黃杏蘭去世,遵照其遺囑,徐成英和弟弟將母親的遺體和眼角膜捐獻,黃杏蘭成為象山縣第8例遺體捐獻者。而徐成英的父親徐有夫是象山縣第2例遺體捐獻者,12年前去世時(shí)就捐獻了自己的遺體供科研和教學(xué)用。

          一個(gè)普通的家庭,一對平凡的老人卻先后以無(wú)私的舉動(dòng)定義了大愛(ài)無(wú)疆。

          “我有手有腳能干活,就不會(huì )辛苦”

          黃杏蘭和徐有夫都是象山縣大徐鎮??诖迦?,黃杏蘭比丈夫大了4歲,生育了一對兒女,夫妻倆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。徐有夫患有強直性脊柱炎,腰部以下都不能動(dòng)彈,長(cháng)期癱瘓在床。結婚幾十年來(lái),都靠黃杏蘭照顧。

          據徐成英回憶,從她記事起,就是母親黃杏蘭忙里忙外,常常凌晨三四點(diǎn)就起床,洗衣做飯。等大家醒了,她又打水給父親洗漱、清理痰盂,照顧一家人吃早餐。然后就跑去地里干活,一干就是一整天。

          一家四口的生計指望著(zhù)黃杏蘭,她就一個(gè)人干幾個(gè)人的活,養過(guò)鴨、兔子、羊、豬、鵝等,種過(guò)水稻、蔬菜等,晚上又拿來(lái)料子做加工……

          黃杏蘭就這樣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,像個(gè)陀螺一樣不停地干。徐成英曾問(wèn)過(guò)母親辛不辛苦,可她卻說(shuō):“我有手有腳能干活,就不會(huì )覺(jué)得辛苦!”

          在黃杏蘭這種樂(lè )觀(guān)態(tài)度的影響下,常年臥床的丈夫徐有夫的情緒也漸漸平和。徐成英說(shuō),雖然一開(kāi)始父親也會(huì )感嘆命運不公,但是看著(zhù)一雙兒女承歡膝下,他的內心也逐漸亮堂起來(lái)。

          “我們小的時(shí)候幾乎沒(méi)有穿過(guò)新衣服,都是媽媽收舊衣服給我們改的。還記得20世紀80年代我考上寧波師范學(xué)院后,寒假回來(lái)看到媽媽給我準備的帶魚(yú),那可是我們家稀罕的海鮮,我的眼淚就忍不住流下來(lái)……”回想起往事,徐成英不勝唏噓。直到自己后來(lái)參加工作,弟弟職業(yè)也漸漸穩定下來(lái),家里的境況才開(kāi)始好轉。

          夫妻接力捐獻,愛(ài)心與天地共存

          即便當年生活艱難,善良的黃杏蘭也會(huì )伸手助人。有時(shí)別人沒(méi)吃的,她會(huì )把地里采回來(lái)的菜分給他們;有時(shí)別人手頭緊,找她借錢(qián),她也會(huì )把自己壓箱底的一點(diǎn)點(diǎn)錢(qián)拿出來(lái)給人救急。這讓年輕的徐成英很不解:“我們都泥菩薩過(guò)河自身難保了,為什么還要管別人?”

          但每次黃杏蘭都會(huì )說(shuō):“也許我們幫他走到河中央,又有人接著(zhù)來(lái)幫呢?我們要樂(lè )觀(guān)一點(diǎn)?!?/p>

          對于妻子的想法,徐有夫非常贊成。常年的疾病帶給自己的痛楚、不便,給家庭造成的影響,讓他也琢磨著(zhù)為這個(gè)世界留下點(diǎn)什么。

          徐有夫有一次在聽(tīng)收音機廣播時(shí),聽(tīng)說(shuō)可以捐獻遺體、器官給他人帶來(lái)生的希望,或者給科研機構做疾病研究時(shí),他心動(dòng)了。他把自己的想法講了,得到妻子的大力支持。

          徐成英回憶,母親曾告訴父親:“以前風(fēng)會(huì )等來(lái),雨會(huì )等來(lái),太陽(yáng)會(huì )等來(lái),就是錢(qián)等不來(lái)?,F在錢(qián)也有了,生活就像天堂,什么都不缺,我們這代人還有這樣的日子已經(jīng)很幸福了,我陪你一起捐(遺體),留點(diǎn)念想?!?/p>

          2007年12月底,徐有夫和妻子黃杏蘭雙雙在遺體捐獻申請表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        2012年4月6日,80歲的徐有夫離世。按照約定,在簡(jiǎn)單的告別儀式后,老人的遺體被送往寧波天一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遺體接受站。

          丈夫去世后,黃杏蘭曾獨自生活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。那時(shí)84歲的她眼花了、耳聾了、牙掉了、背駝了。因為膝蓋不能彎曲,她走路還需要借助拐杖。但衰敗的軀體并不妨礙她把自己的日子打理得妥妥帖帖。

          一個(gè)人住在大徐的老屋,寂寞是必然的??膳畠宏P(guān)心時(shí),黃杏蘭總說(shuō):“寂寞是可以克服的,一個(gè)人自由自在,想睡就睡想吃就吃?!本瓦@樣,她還經(jīng)常去開(kāi)導周?chē)睦先?,給他們做“思想工作”:“過(guò)去苦過(guò)也忘了,過(guò)去甜過(guò)也忘了,我們要珍惜眼前這日子?!?/p>

          今年4月22日,臉上經(jīng)常掛著(zhù)笑容的老太太黃杏蘭安詳地走了。徐成英和弟弟完成了母親最后的心愿——捐獻遺體。

          徐成英說(shuō):“這個(gè)母親節,父親在天堂那邊會(huì )陪著(zhù)母親,他們不會(huì )孤獨,因為他們的愛(ài)心與天地共存!”

          甬紅

            91精品午夜在线看桃花岛